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平安夜追一部难得的好剧《对手》,郭京飞谭卓饰演了一对潜伏大陆多年,贫穷版的史密斯夫妇。中年危机夹杂经济困境,带资上岗还要惨遭上峰的抛弃,新颖的编剧,紧凑的剧情,让你上厕所都要端个笔记本去。

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对我而言,逻辑合理最重要,《对手》对人物的塑造还是很靠谱的,刚看到第六集的陈秘书的故事必须要停下来感叹一下。

陈若曦是一个银行客户经理的秘书,41岁了还是个母胎solo,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交友,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家。家里有一个独身多年的严厉老父,二人相依为命,父女俩都严肃古板,鲜有笑容。

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陈若曦的母亲年轻时抛下丈夫和女儿,追求爱情与别的男人私奔而去。后来母亲发现上当受骗想要重回家庭,无奈丈夫不肯收留,于是当晚羞愧绝望的母亲在家门口自杀身亡。

陈若曦的父亲是个法官,法官眼里只有对错,他没有恰当地处理妻子的背叛,也没有正视母亲的死亡对女儿造成的巨大创伤。母亲的私奔与自杀把父女二人都钉在耻辱柱上,爱情似乎成了这个家庭的禁忌,父亲没有再婚,女儿也从未有过恋爱经历。

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当台海间谍第一次和陈若曦偶遇,弹幕里就出现了许多高智商的”预言帝“,纷纷预言”忆如被骗了“。

确实陈若曦父女二人”病理性的哀伤“,陈秘书的低自尊、不安全依恋模式、少得可怜的社会支持系统,对妈妈的悲剧没有充分地哀悼,都注定了她必将走上母亲的老路。

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果然在这个美男间谍的死缠烂打,强行色诱面前,陈若曦一下就破了防,老房子着火一发不可收拾,迅速从家里搬了出来,老父亲的严厉斥责也无法延缓她坠入深渊的脚步,最终割腕自杀。家族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创伤的代际传递。

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在心理咨询中我们也常常看见这样的代际传承——妈妈不会经营夫妻关系,女儿也把婚姻搞得一团糟,就像《小敏家》的故事。

小敏妈妈离异,小敏和妹妹小捷亦双双离异。女儿们都觉得离异和妈妈的婚姻状况无关,其实都是潜意识向母亲在认同。这种认同的例子生活俯拾皆是。

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还有许多反认同的例子也出现在我们自己或身边人的身上。恨透了处处欺负软弱母亲的霸道暴虐父亲,女儿会找一个胆小软弱的丈夫。把自己变成与母亲完全相反的强势、控制、刚烈的女人,在家庭中将丈夫边缘化。

《对手》家族里密封的羞耻感,只会带来悲剧命运的重复

女儿们都以为自己逆袭成功了,其实不过还是家族命运的重复,就像偏瘫换了个方向而已。悲剧的密码写在家族的潜意识中,整个家族的几代人都走不出这种禁锢,不停地,反复地,承受着这种痛苦。

这个过程是痛苦的,很多人为回避这种痛苦,不去哀悼。但是哀悼是一个不能省略或跳过的过程。如果陈若曦的父亲能够直面妻子出轨的痛苦,帮助女儿处理失去母亲的哀伤,陈若曦就不会因为这些未完成的哀悼,将妈妈镶嵌在自己身上。这些层层包裹起来的羞耻感,就是上一辈人的精神遗产,像珍贵的礼物一般交到了她的手里。她体验到的都是不安全、耻辱、担心、愤怒,人在这种心态下是无法做出恰当选择的。一个人只有在内心体验到安全和稳定的时候,那些好的转变才能发生。要想打破这种命运的代际传承,必须及时觉察,充分哀悼,让心态从偏执位进入哀悼位,放下心中的恨,与内在父母和解,接纳自己的命运,悼念”理想父母“的幻想破灭。哀悼完成才有力量往前走。负重太多,无法飞翔。

不仅是陈若曦,生而为人,都有苦痛,超越原生家庭的苦痛,才能做成自己,走自己的路。

相关推荐

李靓蕾太强势,成王力宏妈妈眼中钉?媒体人:不拔眼睛会报销

李靓蕾太强势,成王力宏妈妈眼中钉?媒体人:不拔眼睛会报销_Baolliao7.com

笑死!黑人陈建州点赞孙雨动态隔空支持王力宏,后否认是本人操作

笑死!黑人陈建州点赞孙雨动态隔空支持王力宏,后否认是本人操作_Baolliao7.c...

张智霖和袁咏仪:俩人在香港几乎没有工作,内地给他们就业机会

张智霖和袁咏仪:俩人在香港几乎没有工作,内地给他们就业机会_Baolliao7.co...

众星为西安加油打气!张嘉益眼眶湿湿,网红“三根葱”捐款2万元

众星为西安加油打气!张嘉益眼眶湿湿,网红“三根葱”捐款2万元_Baolliao7.c...

发表评论

登录... 后才能评论